里揚
全世界都跟此人逆CP(。
-沉迷CP-
日狛/主x刀/Frisans/…
-沉迷本命-
多弗/死侍/ALLMIGHT/…
*球本命是受的任意糧食(躺

自虐家的爱丽 自我解析

歌曲:自虐家のアリー/amazarashi


很早就不在的父亲,惟有的印象是母亲说过的话:

「从窗户就能看见大海的一角,所以才决定和你父亲住在这间屋子。」

母亲会温柔地笑着,然而那样的母亲就和开心的说着父亲事情的母亲一样,很久没有回来了。

我一直后悔着,因为想要获得母亲开心的拥抱而说谎「父亲回来了」那件事。

曾经的母亲会每晚都坐在窗户前眺望大海,赤裸的双脚曾像少女一般摆动着,那样的景象也只存在于记忆里了。

记忆的一幕为何会停留在双脚,或许是源自母亲回忆里赤脚踩在沙滩上的记忆。

我想,母亲是爱着那片大海的。

然而那天之后,那扇窗户几乎不曾打开过了,打碎的水杯留在地上多少天了,水槽里弥漫着腐烂的卷心菜的味道。

责怪着、责怪着、责怪着,母亲从没有做错,错的一定是我才对吧。

因为母亲爱着我,所以会让她伤痛的我必须离开才行。

然而我能够去到哪里呢?

有一天我独自看着不远处的那片大海,突然觉得,如果能成为那片大海的一部份,一定很好的吧。

我这么想着的笑了。

我已经很久没有任性过了。

某天夜里,我跑向了大海。当我也赤脚踩在沙滩上时,我想着母亲当年是带着怎样的思绪与父亲站在那片沙滩上的。

我很抱歉,母亲。请原谅曾怀疑是否被爱过的我。

这是我最后的任性了。

我曾看着这片海的波浪哼着没有含意的歌,也曾对着母亲所注视的这片海许愿过。

如今,我随着海的波浪载浮载沉着,我的爱也随着波浪被打进海里,融进大海中。

如果我能成为母亲和父亲曾爱着的那片海,是不是就能得到拥抱呢。

我随着最后这片思绪,沉入海里。


后记:

在一片黑暗中,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哭声。

不知为何,我很努力的想要走向传来哭泣的声音的地方。

最后我睁开了眼。

随着刺眼的光线,模模糊糊的视野里,出现了哭泣的母亲的身影。

「…!」

「爱丽…!你认得妈妈吗!?」

母亲……

在这片刚苏醒的记忆里,印象最深刻就是此时,母亲喜极而泣的面孔。

【完】


我边写边翻到歌词最后时才发现,爱丽的父母亲爱的那片海和窗外的海不是同一片。

自我想像里应该是对父母亲而言意义深刻的场所。

所以有种感受到所有海都是连在一起的意涵。


我会写这个源自我最近听自虐家的爱丽又翻了歌词来看时,看见副歌里反覆的「因为想要被拥抱而说谎的那一天至今仍后悔不已」,脑海中出现了大概是这件事才令爱丽的母亲真正疯掉了的想法,所以才会放在一直反覆的副歌里。


虽然我以前觉得「今晚依然眺望着大海 只存在于记忆中的赤足少女」是指爱丽,但仔细感觉说「只存在于记忆中」,有种是小爱丽眼中曾有过的景象的感觉。


最后关于好像是被母亲说的「能在哪里消失掉就好了」,我觉得以爱丽的视角来说,并不会特别提到母亲伤害她的地方,因为她爱着母亲,也想相信母亲是爱着她的,所以就没有诠释。


评论(1)
热度(1)

© 说谎家艾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