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揚
全世界都跟此人逆CP(。
-沉迷CP-
日狛/主x刀/Frisans/…
-沉迷本命-
多弗/死侍/ALLMIGHT/…
*球本命是受的任意糧食(躺

自虐家的爱丽 自我解析

歌曲:自虐家のアリー/amazarashi


很早就不在的父亲,惟有的印象是母亲说过的话:

「从窗户就能看见大海的一角,所以才决定和你父亲住在这间屋子。」

母亲会温柔地笑着,然而那样的母亲就和开心的说着父亲事情的母亲一样,很久没有回来了。

我一直后悔着,因为想要获得母亲开心的拥抱而说谎「父亲回来了」那件事。

曾经的母亲会每晚都坐在窗户前眺望大海,赤裸的双脚曾像少女一般摆动着,那样的景象也只存在于记忆里了。

记忆的一幕为何会停留在双脚,或许是源自母亲回忆里赤脚踩在沙滩上的记忆。

我想,母亲是爱着那片大海的。

然而那天之后,那扇窗户几乎不曾打开过了,打碎的水杯留在地上多少天了,水...

+

龟甲贞宗 暗堕形象假想

*如题

*之前看到有人提到所以想了下

*不知为何写的时候脑内想像变成RPG选项

*不知道有没有虐虐的感觉(?


「如果主人无法给予我『爱』,那就找到可以给予的那个主人就好了。」


对爱的需要变作病态,没有他需求的爱他就会死掉般的偏激,可能有更缺少安全感的顷向,因此危险度在黑暗本丸里算作五颗星:绝对不要让对方靠近你,独处就会陷入死亡结局。


PS.除非你是个超级虐待狂,并且可能得避免和其他刀搞暧昧,他会成为你最安心的伙伴
PS.2.关于缺少安全感延伸的不能和其他刀太好这点,你面对的龟甲不一定是这种类型,但请一定注意是否有这个顷向,避免进入病娇结局


在独处中,他会强迫你伤害他,你可能会因...

+

关于男婶和龟甲贞宗之间发生的那点事2[男审神者+龟甲贞宗]

*上一章在

*男婶攻,不是主龟,龟甲是M不是S前提

*接任男婶、代理婶私设满满

*还记得是黑暗本丸吗

*刀剑们将龟甲带回本丸后不久发生的事

*正经向(?,第一人称

*OOC或许


我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我失去了灵力,失去了神格,变成了普通人。

然后,我的眼前出现一期一振,他责怪着我,看着我的金色眼睛带着憎恨。 …不,我是知道的,他眼中看的不是我,而是这座本丸最初的审神者。

那种感觉糟透了,所以当他抽出刀,想要刺向我时,我想像平常般避开。

这时我才想起来,我失去灵力了,所以身体没了平常的轻盈。

一期一振刺中了我,他的刀穿过了我的胸口,人类才有的鲜血从胸口喷洒出...

+

关于男婶和龟甲贞宗之间发生的那点事1.5[男审神者+龟甲贞宗]

*上一章在

*男婶攻,不是主龟,龟甲是M不是S前提

*本丸之前的代理婶串场中

*接任男婶、代理婶私设满满

*不是很黑的黑暗本丸,黑鹤有

*刀剑们将龟甲带回本丸后不久发生的事

*正经向(?,第一人称

*OOC或许

*龟甲呢?


我从被窝里醒来时,花了点时间反应我握着的手是来自谁。

沿着眼前在床边正座的膝盖向上望去,看到龟甲贞宗的结果是让我反射性想握紧拳头,却忘了我和他正握着手的捏住了对方的手。

下一秒我放开了他的手却被他反握住。

挣脱不开的状况令我紧张的盯着他的脸看并想要起身,

「你…咳咳。」而想要说话却感受到喉咙的沙哑和缺水,我忍不住低下头咳嗽,余光正好瞄见被工整...

+

关于男婶和龟甲贞宗之间发生的那点事1[男审神者+龟甲贞宗]

*男审神者(攻)

*男婶私设满满

*背景是一座黑暗本丸的原审神者死后,经过代理审手中继承了这座本丸的正规审神者

*在代理管理期间已经把本丸净化得差不多了,所以男审接过的本丸不算很黑

*刀剑们将龟甲贞宗带回本丸后的事

*龟甲贞宗(M)前提

*不是主龟

*OOC?

*正經向?

*第一人称

他双手握着我的手,好像说了什么,但我只觉得脑袋沉沉甸甸的,只想窝在被窝里冬眠。

我睁着模糊的视野,看向坐在床边的身影,又闭上了眼。


因为将日常事项都交给刀剑们自行处理的缘故,偶尔有新刀剑来到本丸的时候,我并不会那么快知晓,所以当某天我一如往常的避开早晨刀剑们会出入厨房的时间,来厨房装...

+

© 说谎家艾利 | Powered by LOFTER